今天上午10點35分,原北京動物園副園長、北京市陶然亭公園管理處園長肖紹祥涉嫌貪污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在北京市二中院宣判。肖紹祥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宣判現場身穿套頭衫沒了庭審時的從容
  今天上午10點,肖紹祥被法警帶入法庭。穿著一件淺藍色套頭衫的肖紹祥已經沒有了以前庭審時的從容。
  在宣判前,法院有一個簡短的質證環節,法官問肖紹祥:還有給自己辯解的嗎?肖紹祥為自己做了最後的努力:“在整個調查過程中,我要求對一些事實的證據進行補充調查,這些證據對認定事實有特別重要的作用,我希望法庭能夠予以落實。”
  法官問,還有什麼說的嗎?肖紹祥說:“沒有。”
  在休庭15分鐘之後,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肖紹祥貪污受賄一案進行了宣判:“一審以貪污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並罰判處肖紹祥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數罪並罰判處無期徒刑
  二中院經審理認為,肖紹祥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構成貪污罪,且數額特別巨大;肖紹祥還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構成受賄罪。
  此外,肖紹祥財產、支出明顯超出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且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其行為已構成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對其所犯貪污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均應依法懲處,並數罪並罰。鑒於其違法所得已全部追繳,對其可酌予從輕處罰。
  審理認定侵占1400萬800萬來源不明
  現年59歲的肖紹祥曾擔任北京動物園副園長、陶然亭公園管理處園長。
  二中院經審理查明,2005年4月至2012年6月間,肖利用主管動物園基建、110千伏輸變電站拆遷、草庫拆遷等工作的職務便利,在北京動物園獸舍改造、陶然亭公園玉虹橋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項目中,先向中標、施工單位全額或多支付工程款,要求上述單位開具發票入賬,然後要求上述單位返還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
  此外,其還指使下屬以動物園職工宿舍廁所和小院的名義向拆遷公司索要補償、出具虛假委托書、虛開發票,將返還的工程款、拆遷公司申領的補償款、拆遷方補償給單位的拆遷補償款、從公園領取的轉賬支票等款項,存入其個人實際控制的北京田龍飛宇雕刻藝術品經營部賬戶,予以部分或全部侵吞,所侵占款項共計人民幣1400餘萬元。
  行賄方以其名開戶密碼標在存摺里
  2007年至2008年,肖紹祥利用擔任動物園副園長並主管該園基建工作的職務便利,為北京誠信雙龍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在承攬北京動物園基建工程方面提供幫助,為此收受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尤某給予的好處費10萬元。
  據檢察官介紹,由於肖紹祥經常擅自做主指定施工單位,施工單位誠信雙龍公司希望承攬2008年奧運熊貓館部分工程,就在2008年春節時給了肖紹祥一個存摺,存摺以行賄人的名字開戶,密碼標在裡面。
  隨後,誠信雙龍公司果然承攬到了部分工程。
  截至2013年3月2日案發前,肖紹祥個人財產、支付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部分摺合人民幣800餘萬,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自辯庭上笑稱白天上班晚上開黑車賺20萬
  2009年,肖紹祥被人舉報,偵查機關在他位於房山的一套小產權房內意外發現了600餘萬元現金、兩張共計1400萬元的存摺以及若干字畫、化石等。
  今年8月20日,肖紹祥在北京受審,面對貪污、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的三宗罪,他在庭審過程中微笑辯解。
  肖自稱白天上班,晚上開黑車,靠業餘時間放貸、倒賣工藝品做兼職所得以上財產,並否認全部控罪。
  肖紹祥說,自己在1991年到1994年間開過三四年出租車。“白天我把車租給施工單位開,晚上我自己出去拉活兒。一年收入5萬,總共有20多萬。”肖紹祥稱他開的是黑車,所以沒有記錄。公訴人提醒在此期間他已經身為動物園副園長,但肖紹祥也不改口,引來了旁聽席上的笑聲。
  除了開黑車,肖紹祥還稱他倒賣石頭和工藝品,作為評標專家,他業餘兼職做一些工程預算、施工方案和指導招投標文件等,這些也有幾百萬元的收入。“我每天都加班,周末和公休假也不休息,這些副業都是在單位完成的。”
  肖還稱,同事曾向他借錢,給他轉了50萬元利息,但他沒有透露錢是借給誰的。
  本版文/記者張雷
創作者介紹

insect

xrsu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